卡爾河

發布時間:2019-05-16瀏覽次數:

 

卡 爾 河

教育學院  劉 玲

 

       A市的一個鮮為人知的邊陲小鎮,群山環繞,地形封閉,只有一條名叫卡爾的小河偶爾會被人提及。原本晴朗的天在傍晚時分變得異常陰沉,烏云密布,一場暴雨在空中醞釀,不知何時會來臨。

     “幸運,你覺得我做得對嗎?應該退吧?”梅子對著她那條名叫“幸運”的狗問道。

     “——汪汪汪,”只聽得幾聲犬吠。

     “我真想立刻離開。”

     “幸運,我算是大人了吧,可是我該怎么辦呢?”

     “幸運,你陪我說說話好嗎?”

     “幸運,幸運,我好難受啊……”

       回答她的只有逐漸變大的呼呼風聲,長發遮住了她的臉,不知道此刻梅子心里在想什么。她坐在卡爾河河灘上,撿起一塊塊石子往河里扔去。

       許久,來了個男人,提了個塑料袋。

    “你在這做什么?還不快回去!”近乎咆哮。

    “吹風”,梅子說。

    “你以為你做的對?”

    “不然呢?”

    “你怎么這么不懂事?你以為我們容易?”

    “我十七了,”梅子抬頭望向了遠方,那里除了山還是山。

    “好,好,好,你翅膀硬了是吧?”

    “請您冷靜下來,我不知道怎么辦,我只是做自己想做的,”她頓了一會兒道,“我不是籠子里的鳥兒。”

    “你有什么能耐可以和我這么說話?”

    “說實話而已。”

    “等到了那邊,你就會遇見很多人,很多事,以后你會后悔的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 “希望你們理解。”

    “你別說了,我不會同意的。”男人艱難地背過身去。

    “您就是只會為了你的面子,從來不會照顧我的想法。”

    “你覺得我只是為了面子?”

    “難道不是么?”梅子反問。

    “我是為了你好,你這樣子能做什么?”男人說。

    “我不怕。”

    “早晚你會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   半晌,男人掏出打火機,想點根煙,火焰被風吹熄了好幾次,終于點著了。吐出的煙霧隨著風舞動,彌漫了整個河灘。

    “您坐會兒吧”梅子說。

    “橘子。”男人一邊找了塊大石頭盤腿坐下一邊把袋子塞到梅子手里。

    “酸不酸?”

    “在你二嬸家買的,應該還行。”男人剝了個遞給她。

    “我希望你能想通。”

    “天知道我在想什么,我心很亂。”梅子眼里閃過一絲掙扎。

    “你不知道我們過去吃了多少苦頭,沒有文化連字都不認識……”男人低吟。

    “我知道,可是如今我不能眼睜睜地讓家毀掉。”梅子說,”已經這樣了不是嗎?”

    “這事不用你啰嗦”男人說。

    “可是……”梅子還想說什么。

    “閉嘴,”他說“回去吧,她還在等我們呢!”

    “這件事我還得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 “你應該知道我的態度。”

    “反正我只做我應該做的事。退了至少不會讓家里雪上加霜。”梅子說。

    “我不那么認為,”男人說,“你是家里的唯一希望,這點你應該很清楚。”

    “算了,又不是只有一條路可走。”梅子說。

    “你到底要鬧到什么時候?”

    “你覺得我是在鬧?你根本就不懂……”風淹沒了梅子的聲音。

    “回不回去?”

    “我有很重要的事做。”梅子說。

    “比回家更重要?”

       梅子答不上來。

    “唉,反正我……”

    “回去再說。”

    “但是我會努力的。”梅子說。

    “肚子不餓?”

    “餓了。”

    “一天沒吃?”男人問。

    “忘了。”梅子摸了摸腦袋。

    “誰叫你亂跑?活該。”男人站了起來然后將梅子拉了起來。

    “屋里有什么好吃的?”

    “回去就知道了。”男人推了推梅子,然后抬腿大步向前。

    “也對,呵呵,”梅子說。“吃飯了再說吧。回去咯。”

       樹葉沙沙作響,風漸漸停了下來,月亮不知何時從烏云里鉆出來了。月影下,兩個影子投在卡爾河河灘上,一前一后,一長一短,十分和諧。

   

 

快速赛车开奖记录